电话:0898-6696 3623

案件受理:

电话/传真:

0898-66776063

地址: 海口市学院路医学院大门正对面热科院门面房三楼

海南医学院城西校区校内:

电话/传真:

0898-66963623

地址: 海口市学院路3号

案件受理时间:

周1-周5:   8:30-11:30

                 15:00-17:30         

(每周4下午内部学习,不受理案件)


【新时代最美法律服务人访谈录】(人物版)“尸语者”邓建强:日夜奔走于死亡现场与实验室之间

文章附图
【新时代最美法律服务人访谈录】(人物版)“尸语者”邓建强:日夜奔走于死亡现场与实验室之间



发布时间:2018-02-07 17:48:59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法制网记者 邢东伟 翟小功

 人物简介:邓建强,男,陕西人,1971年出生,法医学博士、主任法医师、研究生导师,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四川大学,先后任职于重庆医科大学、司法部司法鉴定中心等,现任海南医学院法医鉴定中心主任、法医学科带头人。

 “穿着西装、开着豪车、住着大房子、拿着解剖刀吃小龙虾……”

 还记得吗?这是国内首部法医行业剧《法医秦明》中的经典场景。

 “影视剧中的法医形象和现实中基层法医的日常状况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在海南医学院法医鉴定中心主任、法医学博士邓建强的眼里,这只是一部偶像剧,他本人平时并没有那么风光潇洒、百毒不侵。

 作为阅尸无数的“尸语者”,邓建强日夜奔走于死亡现场与实验室之间,通过一个个细节“聆听”死者心声,检验定证,洗冤泽物,感受向死而生的力量。

 2月7日,《法制日报》记者走进海南医学院法医鉴定中心,聆听“新时代最美法律服务人”邓博士讲述他鲜为人知的法医秘史。

 镜头一 “开棺验尸”的真相疑云

邓建强在开棺验尸现场做鉴定(右一)

 2016年6月份,海南进入“烧烤模式”。

 在一天晚上,海南儋州市一名生意人吴营(化名)在宾馆里离奇死亡,在警方确认排除他杀后,便下葬了。

 然而,就在2个月后,吴营的亲兄弟从外地回来,他怀疑弟弟是被谋害的,强烈要求做死因鉴定。因当地风俗原因不能搬走尸体,只能现场开棺验尸。

 “当时进入夏季,尸体已经高度腐烂,面目全非,散发着浓浓的恶臭。”邓建强回忆说。应邀赶赴现场已是中午,换好衣服、戴上口罩,他和2位同事便跪在地上开始检测。但那种无孔不入的尸臭,让久经“沙场”的他们都不禁想吐了。

 从体表到器官,邓建强先检查有没有骨折等外伤,还提取组织进行毒化检测。2个小时过去了,在排查完这些情况后,邓建强已满身大汗,身上的白大褂就像刚洗过一样。

 “我当时其实都差点站不起来了,邓博士仍面不改色。”回想起那场景,海南医学院法医鉴定中心法医师范浩亮对老师十分佩服。

 最终,邓建强给出的鉴定结论是:同意警方结论,吴营的确属于正常死亡。公安机关、当事人均采纳了该意见。

 “我们一般都是3名法医背对背,相互进行鉴定,不时探讨,求证,最终以证据说话得出最准确的鉴定结果。”邓建强说。司法鉴定作为司法证明的一种重要手段和证据方法,被称为“证据之王”,在诉讼、调解、公证、仲裁等争议解决活动中发挥着关键作用,是维护公民合法权益的保护神、促进司法公正的“科学卫士”。

 镜头二 “离奇之死”背后的秘密

 邓建强在给来访领导做演示(左)

 探索离奇诡异的死法背后,一个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真相,这是邓建强的工作。

 在四年前,海口一男子吴龙(化名)在琼山区的大街上碰到一对情侣,因他多看了女孩几眼,女孩的男友黄飞(化名)顿时怒不可遏,还大打出手。

 在互殴中,黄飞随地捡起了一根木棍,打了吴龙几下,还一下子戳到了吴龙的耳后,随后便离开了。然而,吴龙在一周后高烧住院,被确诊为破伤风,最终经抢救无效死亡。

 为了探寻真相,接到任务后,邓建强立即亲手对张伟的尸体从外到内进行了细致检查,最终在张伟耳后伤口处发现了一深部脓肿,里面还残留着一根0.5厘米大小的木刺。

 “破伤风病菌能通过木屑等传染,黄飞的木棍戳破了张伟的耳后,导致破伤风病菌进入张伟体内,由于位置较深形成了一个厌氧环境,加上外部创口愈合,为破伤风病菌在体内繁殖提供了良好的条件。”邓建强在鉴定结论中写道。

 2013年,在文昌发生一起离奇死亡案,一男子韩超(化名)上门讨债,在追赶欠债人的过程中,欠债人手持改锥边跑边往后挥舞,谁知韩超突然倒地死亡。

 经警方判定,韩超系自己摔死的。因两家说法不一,邓建强受邀介入。在鉴定过程中,他发现死者肺部有出血现象,而“人死了肺部不会出血,只能是生前的”。

 随后,邓建强不惜熬夜加班反复查看警方尸检时所拍的照片等资料,他很快发现,“死者肺部位置有一个穿通性破口,胸壁也有一出小创口,可能是运动过程中肌肉位置发生改变,导致这处体表的创口被皮肤和肌肉遮盖,让人很难察觉”。最终他得出结论,死者是因肺部被刺穿出血致死,为给犯罪嫌疑人定罪提供了客观充分的证据。

 镜头三 鉴定现场遭百人围堵

邓建强获2016年“宋慈杯”二等奖(左一)

 2012年,临高县有两位村民陈山、陈真(均化名)因生活纠纷,积怨颇深。

 有一天,两人骑摩托车在路上撞面互不相让,并发生口角和肢体接触。然而,就在相互推搡中,陈真突然倒地死亡,身上没有致命伤口。

 “当地警方让我们到现场做鉴定,谁知到时现场后,死者家属、当地群众近百人围着我,而死者女儿情绪激动,一口咬定父亲是被人打死的。”想起那个晚上,邓建强至今还心有余悸。

 其实,对于这种“大场面”,邓建强并不陌生。在出任务时,他也经常碰到当事人家属不配合鉴定工作的情况。“遇到这种情况,要谨言慎行,先取得家属理解才能做好鉴定。”邓建强总结说。

 在该案中,根据邓建强的经验,死者50多岁,不是死于脑部的伤,就是突发疾病。在尸体解剖后,最终鉴定结果确定死者是死于冠心病突发,不是他杀。

 一开始,死者女儿因各种原因无法接受鉴定结果,多次找到邓建强理论。“案件鉴定也是以案释法,充当调解员的过程。”邓建强说。她来一次我们接待一次,给她摆事实讲道理,开导她,最后家属这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镜头四 “司法黄牛”的威逼利诱

邓建强在办公室工作

 2017年上半年,在一天上午,有一位女子提了一个小袋子走进了邓建强的办公室,只见她神情慌张,进屋还把门给带上了。

 “还没等坐下,该女子便突然海口说道,只要帮忙改一下她丈夫的血液酒精检测数据,就给10万元报酬。”邓建强说。随后,女子把装有现金小袋子放在了办公桌上。

 原来,她的丈夫前几天因为醉驾被抓了,得知海医司法鉴定中心负责鉴定全省交警所抓获的酒驾司机抽血检测酒精含量之后,便取了钱冲到了这里求情。

 本以为邓建强会“网开一面”,谁知邓建强一脸严肃指着房间内的监控摄像头告诉对方“今天你的行为已被监控记录下来了。”该女子被震慑住后,灰溜溜地离开了。

 “像这样受到当事人多次的‘威逼利诱’的情况相当普遍。”邓建强无奈地说。我们是做鉴定的,必须用科学揭示真相,要守住初心与底线。面对猖獗的“司法黄牛”,要勇于说不,坚决杜绝“马拉松鉴定”、“谁出钱帮谁说话”等乱象。

 记者了解到,就算是一些上级领导亲自找到邓建强求情,他也会讲法讲理。因为他很明白不能这样做。这些年,邓建强“得罪”的人不少,可他“问心无愧”,

 镜头五 国际上首创“热带法医学”

邓建强在做鉴定(右)

 海南为国内唯一热带地区,鉴定难点与内地大不相同,如何破解海南及热带地区法医特殊实践难题?

 这是邓建强一直思考的问题。自2011年作为法医学科带头人从国家司法部司法鉴定中心引进到海南医学院法医鉴定中心以来,邓建强深入全省各地进行调查研究。

 不久,邓建强便在国际上首次提出并建立了热带法医学学科体系,开展法医昆虫、法医硅藻等一系列攻关项目,编写了国际上首部《热带法医学》专著,获得2项国家基金和1项省基金资助。

 “传统法医学属于温带法医学,而在海南,尸体的各种变化与国内其他省份有所差别,开创‘热带法医’学科更针对海南的实际,为包括我国海南在内的一带一路热带地区解决热带法医实践面临的特殊难题。”邓建强说。

 2018年1月,邓建强获得司法部“新时代最美法律服务人”荣誉称号,成为全国十大“最美司法鉴定人”之一,这是全国司法鉴定人获得的最高荣誉。2017年,入选“海南省科技闯海人”,这是海南授予引进人才科技成就的最高荣誉。

 为死者言,为生者权

 讲述:邓建强 整理:翟小功

 我从事法医工作,也是机缘巧合。大学时,原本学的是临床医学,考研后误打误撞的最后选择了器官移植配型研究方向,入学后才发现法医学专业方向。从小大人老给我们讲鬼故事,胆子很小,谁知现在从事的是与死人打交道的工作。

 刚参加工作那会儿,走到凶杀现场也是心惊胆战,闻到血腥味儿也会恶心呕吐。回到家,只要一闭上眼睛,那些恐怖的场面就浮现在眼前。时间久了,我的恐惧感逐渐消失,专业技艺渐渐精湛起来。

 当面对尸体时,我首先想到的是怎么寻找致命伤,竭力“剖开”亡灵之声,为侦查破案提供线索,用科学还原事件真相,力求在每个案件中都体现公平正义。目前,我累计参与了各类司法鉴定案件超过6000例。

 “狱事莫重于大辟,大辟莫重于初情,初情莫重于检验”。这是宋慈在《洗冤集录》(世界上第一部法医学专著)开篇自序写下的话,这也是我的座右铭。我既然学了这行,就要干这行、爱这行、专这行,作为替死者说话的“手艺人”,可以真正体会什么是“为死者言,为生者权”,这是我的至上荣誉。


来源: 法制日报——法制网(责任编辑:江越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